菲律賓遊留學、永久居留諮詢

可愛的「菲」同學

 

大學的時候,班上有兩位來自香港的僑生,因為都是男生,也都講中文,感覺他們應該很適應台灣的生活,不需要任何協助,所以很少主動與他們交談。等到自己到英國留學後,才深刻體會到留學生的孤單。可是在菲律賓,同學們的熱情與主動關懷著實讓我受寵若驚。

 

我的博士班同學並不多,有天主教傳教修會「聖言會」(Society of the Divine Word, SVD)神父、有聖卡洛斯大學商學院講師、一位來自於肯亞的大學老師也是當地大農莊的「富家」子弟、幾位公司老闆,還有一位馬克坦島小鎮鎮長。他們都很友善,尤其是本地學生,下課後常主動前來關心我在宿霧生活的一切,看看適不適應、需不需要協助等。課餘時,我們一起到圖書館找書借書,各自分享學習心得並討論課程內容。離校後,甚至陪著我做吉普尼 (Jeepney)回到住家附近。

 

神父人很好,和藹可親。每次都是神父帶領著大家課前與課後祈禱。有一次上課前看到神父桌上有一支電話,便問他:「神父,您怎麼把家裏的無線電話子機給帶出來上課呀?」沒想到神父看著我回答說:「喔,這玩意兒是我的手機啦。」當時,真是糗大了,連忙道歉!

 

肯亞來的同學叫拜爾思,膚色黝黑。所幸,潔白的牙齒讓我這個近視眼在遠處也認得出是他。拜爾思很風趣,上課喜歡高談闊論,為什麼這樣?為什麼那樣?有次「企業社會責任」課程,老師安排校外潛水活動,這位擁有潛水教練執照的老師,為了讓學生更深刻瞭解地球環境被嚴重破壞的程度,特別於學期結束前一週,安排修課學生到外島潛水。當時是將兩週的課併成一次上,有同學反應:「補課當週上課會很辛苦。」另一位同學馬上回答說:「只要拜爾思上課不要一直發表高見,那肯定上得完。」頓時,全班哄堂大笑。

 

班上還有一位阿公同學叫賓生,聽說賓生已經 70 好幾了,這是他第二個博士學位。賓生上課時也是喜歡參與討論,因為實務經驗相當豐富,並且擁有一家財務管理顧問公司,所以,大家喜歡在他發言時洗耳恭聽。有次賓生報告「企業治理」專題,報告快結束時,他語重心長地說:「目前我公司在管理上出了些問題,亟需專業經理人加入。」語畢,大家紛紛提問:「你要付多少薪資挖角?」「這個職位要求的條件為何?」「工作內容是什麼?」賓生從容不迫地回答:「這些問題都不重要,首先要應徵的人必須符合以下條件。」語畢後停頓多時,然後說:「和我同姓。」隨後,台下一片噓聲。

 

有次,請聖卡洛斯大學商學院講師考菈,建議宿霧省的渡假飯店,她要我直接找梅爾。大家都知道梅爾是馬克坦島 (Mactan) 小鎮鎮長,當我和梅爾聯繫時,才知悉其實他也是個大老闆;梅爾是馬克坦島五星級飯店的股東,並且管轄馬克坦島上與外島十幾間渡假飯店。這時我才恍然大悟,為什麼梅爾每次上課時都會有兩位書僮伴讀的原因了。

 

回想當年在英國留學時當地與歐盟同學的熱情,真的與我的「菲」同學差很多。要我說:在菲律賓的留學經驗真令我愜意,當地學生對外國人真是太友善、太好了!